搖頭丸毒品 - 藥丸

MDMA 吸食者會遇到與安非他命和可卡因使用者所遇到的相似的問題,包括吸毒成癮。除了有害的作用之外,MDMA 的心理效應包括意識模糊、精神沮喪、焦慮不安,而且還包括在服用毒品過程中(有時在服用毒品之後數周)的妄想偏執。Physical effects can 生理效應包括肌肉緊張、不由自主的牙齒咬緊、反胃、視力模糊、昏眩以及冷顫或發汗。

心跳加快和血壓增高對患有循環糸統疾病或心臟病的人特別危險。夜店舞會上與 MDMA 有關的意外死亡事件直線上升。毒品的興奮效應使服用者長時間不停跳舞,伴隨著以狂歡舞會上常見的悶熱、擁擠狀況,會導致脫水、過熱以及心臟或腎臟功能故障。服用 MDMA 會破壞大腦血清素神經元。血清素被認為在調節情緒、記憶、睡眠和食慾方面發揮一定的作用。最近的研究發現,大量食用 MDMA 會導致人類的永久性記憶問題。

食用搖頭丸導致長期傷害大腦

根據6月15日神經科學周刊的最新研究結果,搖頭丸或 MDMA 對會思維和記憶至關重要的大腦區域造成持久損害。在一項針對紅尾猴的試驗中,約翰·霍普金斯的研究人員證實,食用毒品4天所導致的損害會持續6-7年。這些結果有助於證實霍普金斯小組在人類領域的早先研究結果,顯示服用 MDMA 的人在記憶力測試方面的得分有所降低。

「遭受 MDMA 影響的神經元系統是大腦合成資訊和情感的基礎。」資助研究的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 (NIDA)、國家衛生保健所主任 Alan I. Leshner 博士說。「至少,食用 MDMA 的人,即使只是食用了幾次,仍會使學習和記憶面臨長期的、或許是永久性的問題。」

研究人員發現,受到 MDMA 破壞的神經細胞(神經元)是那些使用化學血清素與其它神經元進行溝通的細胞。霍普金斯小組以前還與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協作,在人類 MDMA 食用者中開展了大腦成影研究,結果表明會對血清素神經元造成全面的破壞。

MDMA (3,4-methylenedioxymethamphetamine) 具有刺激效應,導致出可卡因和安非他命類似的欣快感,並且使機警度提高。它還導致與迷幻藥相同的迷幻效應。MDMA 首先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使用,通常在大型的通宵「狂歡」晚會上服用。

在這項新的研究中,霍普金斯研究人員每天向猴子註射 MDMA 或鹽水,持續4天時間。兩周之後,科學家們檢查了一半猴子的大腦。然後,在6-7年之後,檢查了剩餘猴子的大腦,並且採取了與年齡匹配的控制措施。

在兩周之後檢查的猴子的大腦中,George Ricaurte 博士和他的同事發現,MDMA對大腦某些部分中血清素神經元的損壞比其它部分更甚。影響特別嚴重的區域是腦皮質層(負責理性思維的大腦的外層)和海馬體(在形成長期記憶方面起到關鍵作用的部分)。

這種破壞在接受 MDMA 兩周的猴子大腦中是顯而易見的,但對6-7年未接受 MDMA 猴子的大腦程度傷害程度較輕。相比之下,接受鹽水的猴子大腦中並沒有值得注意的損害。

「以前,在接受 MDMA 6 至 7 年的猴子大腦中的血清素神經元的某些恢復程度是顯而易見的。」Ricaurte 博士說,「但是,恢復只是發生在特定的區域,而且一直並不完整。其它大腦區域沒有顯示某些程度的恢復跡象。」

搖頭丸破壞人類的大腦並損害記憶

NIDA 支助的研究已提供了長期食用 MDMA(通常稱為「搖頭丸」)所造成危害的直接證據,即導致人的大腦受到破壞。使用頭部電腦斷層技術,研究發現,MDMA 傷害釋放血清素的神經元,神經元是一種大腦化學物質,通常被認為在調節記憶和其它功能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在有關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大量服用 MDMA 的食用者,在停止食用毒品之後,記憶力問題會持續至少兩周。兩項研究均表明,損害的範圍直接與食用 MDMA 的數量有關。

「這些研究傳達出的資訊是,MDMA 會改變大腦,可能會對這些改變造成功能性後果,」NIDA 治療研究與開發部的 Joseph Frascella 博士說。這條資訊對於參加大型、通宵舞會(稱為「銳舞」)的青年人而言尤為重要,這種舞會在全國各地的城市非常盛行。NIDA 的傳染病研究表明,食用 MDMA (3,4-methylenedioxymethamphetamine) 近幾年在參加社交聚會的大學生和青年成年人之間有上升趨勢。

大腦掃描
使用毒品期間的大腦
這些大腦掃描結果顯示過去 40 分鐘期間非 MDMA 食用者(上)和 MDMA 食用者(下)的血清素活動數量。MDMA 食用者大腦中的黑色區域表示因長期食用 MDMA 而造成的損害。

在大腦成影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正電子成影術 (PET) 掃描 14 名 MDMA 食用者未食用任何刺激精神藥物(包括 MDMA)至少三周的大腦。另外還拍攝了 15 名從未食用 MDMA 的人的大腦影像。兩組人在年齡和教育程度上相似,而且具有可比較的男性和女性數量。

在食用 MDMA 的人中,PET 影像顯示血清素輸送數量顯著減少,在完全恢復正常工作機能之後,神經元表面的部位能夠重新吸收來自細胞之間空間的血清素。血清素輸送量的持續減少發生在整個大腦,食用 MDMA 的人通常比食用藥物較少的人流失更多血清素輸送成份。

以前對狒狒的 PET 研究生成的影像,同樣表明 MDMA 引起血清素輸送數量長期減少。對動物大腦組織的檢查進一步確認 PET 影像中看到的血清素輸送成份有所下降,這與狒狒大腦中包含輸送成份的血清素神經末梢的實際損失數量相對應。「根據我們對動物進行研究的發現結果,我們堅持 認為,PET 成像所揭示的變化可能與食用 MDMA 的人類血清素神經末梢的損害有關。」位於巴爾的摩的約翰·霍普金斯醫療研究所 George Ricaurte 博士說。Ricaurte 博士是評估 MDMA 長期效應的臨床研究一部分的這兩項研究的主要研究員。

「所有成影研究的實際問題在於這些變化對功能後果的意義,」NIDA 的 Frascella 博士說。為幫助回答這一問題,一支研究人員小組,其中包括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和國家心理衛生研究所的、曾經共同參與成影研究的科學家,試圖評估長期食用 MDMA 對記憶力的影響。在這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對 24 名至少兩周未食用毒品的食用者和 24 名從未食用毒品的人進行了多項標準化的記憶力測試。兩組人的年齡、性別、教育和詞彙得分均匹配。

研究發現,與非食用者相比,大量食用 MDMA 的食用者在視覺和口頭記憶方面均顯著受損。正如在大腦成影研究中發現的那樣,MDMA 的有害效應與劑量有關:食用的 MDMA 越多,回憶測試期間所看到和聽到的內容越困難。

MDMA 食用者中發現的記憶力受損狀況是 MDMA 對血清素神經元造成的功能性後果之一。最近在英國進行的研究也報告了 MDMA 食用者群體當中的記憶力問題,這項研究是在最近食用毒品幾天內進行評估的。「我們的研究將 MDMA 造成的記憶受損延至最近食用毒品以來的至少兩周時間,結果表示,MDMA 對記憶力的影響不能歸因於戒除毒癮或殘餘的毒品效應。」幫助開展研究的約翰·霍普金斯的 Karen Bolla 博士說。

約翰·霍普金斯/NIMH 研究人員還通過測量研究參與者的脊髓液中血清素新陳代謝的水平,來將 MDMA 食用者的差記憶績效與大腦血清素功能的損失相關聯。這些測量結果顯示,MDMA 食用者的新陳代謝水平比未食用毒品人員的新陳代謝水平所有下降;而且食用的 MDMA 越多,新陳代謝水平越低;新陳代謝水平最低的人員,記憶力績效最差。總之,這些結果支援 MDMA 造成的大腦血清素神經毒性合理解釋了 MDMA 食用者中發現的永久性記憶受損的結論。Bolla 博士說。

對 MDMA 造成的破壞人類製造血清素的神經元的功能性後果研究尚處於初期階段,開展研究的科學家無法明確地說明成影研究中發現的對大腦血清素神經元的傷害,是否能夠合理地解釋在長期食用毒品的人群中發現的記憶力受損問題。但是,「這是值得關注而且可以確定的某些 MDMA 食用者形成記憶力問題的最明顯基礎。」Ricaurte 博士說。

如今,另一項約翰·霍普金斯/NIMH 研究的結果表明,食用 MDMA 可能導致除記憶力之外的其它認知功能受損,例如,口頭表達或保持注意力的能力等。研究人員正繼續考查長期食用 MDMA 對記憶力以及涉及血清素的其它功能的影響,例如情緒、衝動控制和睡眠周期等。MDMA 對大腦造成損害的持續時長和該等損害的長期後果,是研究人員努力回答的其它問題。首先備案的毒品神經中毒效應的動物研究表明,人類血清素神經元的損失可能 持續多年,而且可能是永久性的。「現在,我們知道,在不再食用毒品之後,對猴子大腦的損害仍然會存在 7 年之久。」Ricaurte 博士說。「然而,我們不知道是否能夠化解對人類如此持久的影響。」


此篇搖頭丸成癮資訊由 Narconon International 作為一項公共服務而提供:另請參見搖頭丸大事年表 | 搖頭丸效應 | 搖頭丸的歷史

訂閱我們的
電子新聞通訊!
請在此處輸入電子郵件地址: